手機網
微信

蕭山獨享“重宴鹿鳴”的湯金釗樂于積善

2020年8月3日 12:21來源:蕭山網-蕭山日報

  “人心一念之正,而神在其中焉,因而監察之,呵護之。上至于父母,下至于子孫,必致其福而后已。故正心即是神,神與神相親,又何疑乎?”

  這是清代蕭山名人湯金釗(1772—1856)書寫的一段行書格言,整幅字神完意足,一氣呵成,字里行間可見湯金釗書寫時的蘸墨痕跡,先濃后淡,為其壯年得意書。

  從上款可知,這幅書軸是湯金釗寫給一位叫鳳棲的人作座右銘的。鳳棲是蕭山浦沿許家里(今屬濱江)的許溶(1770—1824),原名高梧,字西清。2005 年湘湖一期拆遷的時候,這幅行書軸從一戶人家散出。當時一見愛不釋手,后用一塊民國時期景德鎮瓷畫名家李明亮的新粉彩繪蟲草瓷硯屏與藏友交換,珍藏至今。

  湯金釗家族自高祖時由長河(今屬濱江)遷蕭山西門外隆興寺東首,世代積德,有關他的鄉里公益善舉不勝枚舉。

  蕭山于乾隆五年(1740)增加學額五名,其費用全由湯金釗的曾祖湯克敬獨自承擔。修文廟,建聚奎亭,重建東旸橋,添筑石閘以收湘湖水利,施粥賑災,捐置義田,舉凡各項公益義舉,湯家必傾力參與。所謂“積善之家必有余慶”,湯金釗之出仕拜相,蕭山鄉間稱其家是祖宗積德獲報。

  對湯金釗,蕭山民間一直不呼其名,而都尊稱“湯大人”,也是因其愛提攜鄉鄰,于地方公益尤多出力所獲口碑。西門外的隆興寺,年久失修,湯金釗與丁昌運等集資重加修葺 ;蕭山各族修譜及建祠堂,多有湯金釗撰的序跋像贊及碑記 ;同鄉人入京朝考會試,湯亦多有資助。

  影響最大的一件事則是 :湯金釗倡捐銀三千兩創建蕭山會館。當年的情景,有湯金釗《蕭山會館碑記》一文以記載其事。要說湯金釗愛提攜鄉鄰,蕭山民間還有個故事。道光十二年,湯金釗以吏部右侍郎充殿試讀卷官。在這之前,殿試讀卷官送上前十名的考卷,道光帝都是取第二份考卷者為第一名,欽點狀元。當時朱鳳標的考卷就放在第二份。但這一年不知何故,皇帝直接按順序依次取第一份考卷者吳鐘駿為狀元,朱鳳標第二份為榜眼,第三份探花季芝昌。湯金釗回去大哭一場,謂“按例今年朱鳳標是狀元的,天意如此,從此蕭山再無狀元矣”。西河沿之蕭山會館匾額本來準備請狀元來題,后來還是由榜眼朱鳳標來題的。

  湯金釗歷任吏、戶、禮、工四部尚書,最后是協辦大學士,高壽至八十五歲。咸豐四年(1854),他八十三歲,距離他中舉的乾隆五十九年(1794)剛好一甲子六十年。北京順天府奏請重赴鹿鳴宴,奉旨賞加太子太保銜,并賜御書“慶衍恩榮”匾額,準于次年正科赴順天府鹿鳴筵宴,與新科舉人和考試官一同赴宴。

  在清代,有三項特殊的禮遇老年科第者的科舉禮儀制度,分別為“重游泮水”“重宴鹿鳴”及“重與恩榮”。其獨特之處是,以六十年為一周期,凡中秀才、舉人、進士六十年后仍健在者,可與新入學秀才同赴學宮祭孔,稱“重游泮水”,與新科舉人、新科進士一同赴宴,重享榮耀,稱“重宴鹿鳴”“重與恩榮”(又稱“重宴瓊林”)。而可以獲得參與上述禮儀的老年科第者,都是既要少年科第,同時享高壽者才有機會,因此十分難得。

  在蕭山,享有“重宴鹿鳴”這樣盛典和榮譽的,歷朝以來僅湯金釗一人。

作者:文/ 申屠勇劍  
編輯:周穎

相關新聞

蕭山網版權聲明

    根據蕭山網與蕭山日報社和蕭山廣電局的合作協議,蕭山網擁有蕭山日報、蕭山電視臺、蕭山人民廣播電臺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的網上獨家發布權,版權均屬蕭山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蕭山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圖片新聞

頭條推薦

視頻推薦

新聞 即時報 專題 視頻 教育 房產 理財 家居 健康 汽車 錢塘新區 網絡問政 湘湖社區 北干樓宇 錢塘新聞網
新彩网